<track id="p1d8h"></track>
    <table id="p1d8h"></table>

      <pre id="p1d8h"><strong id="p1d8h"><xmp id="p1d8h"></xmp></strong></pre><track id="p1d8h"><strike id="p1d8h"><b id="p1d8h"></b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<track id="p1d8h"></track>

      首頁 - 魅力九江 - 九江文苑
      轉變 文/董會山
      0
      發布人: 九江  發布時間: 2013-07-19 00:00:00  瀏覽次數: 3147 次

      “到了新單位首先要推行掛牌制度?!鳖I導千叮嚀萬囑咐,恐怕我把開局搞砸。銘記著領導的希望參加新單位的第一次會議,第一件事我就宣布了制作警示牌的事。會后一位中年男人找到我說:“我們已經習慣了啟停車用嘴吹的哨音,它比掛警示牌省事多了?!甭犓f話的語氣,直覺告訴我一定是個帶長的小領導?!巴C掛牌不是我個人的想法,是國家安全部門文件規定的,每個人都必須遵守?!?/P>

      雖然早就聽說這里的安全工作不好抓,但是聽了中年人的話還是很費解,莫非這就是對初來乍到人的抗議。領導曾告誡:開局很重要,越是困難越要堅持住。打定了主意,要辦的事就一定得辦成。第二次廠部會議我宣布了制作警示牌的人員名單,目光掃向會場的后排,那里坐著工段長們,看到他們陰沉的面孔頓感會場氣氛壓抑,此時我才真正感覺到了領導的良苦用心。走出會議室中年男人再次對我說:“安全靠自己,掛牌解決不了人的安全問題,我們今后多注意還不行嗎?”他的語氣似乎有些哀求了?!斑@是公司領導的決定,再說安全管理不執行安全管理制度那行,”我沒好氣的回答著他的問話。

      這是怎樣的一個群體?那天晚上我輾轉反側,盤算著如何搞好工作的開局。第二天我借了天藍色的安全帽,把自己偽裝起來,這樣進入廠房從遠處很難被人發現,就可以更近距離了解崗位工作業的真實情況。

      沿著不太熟悉的路,走到芯棒地坑處,清脆、尖利的哨音,沿著設備的縫隙沖進密閉寬敞的廠房,從身體的周圍一起飄向我的耳中。聲音由大變小,委婉悠長,似空曠的峽谷中鳥兒的啼鳴,一會兒哨音又飛躍到十幾米高的頂棚,夾雜著彩鋼瓦的震顫,剎那間發出的“唰唰”聲似人的腳步漸行漸遠。如此美妙的聲音來自哪里?迎面一崗位工,正在剪掉鉤子上線材的亂筋,趁他工作的間隙,我詢問哨音的來源。他告訴我說,這是處理生產事故停機的哨音,對于這種口哨,我曾聽人說起,只是不知究竟。

      帶著好奇心前行,進入了軋區。幾位小伙子正在處理預精軋堆鋼生產事故,向我問話的中年人站在人行通道進行著指揮。他看向我,眨了下眼睛,伸手向我打了招呼,又轉向了預精軋的方向。幾位師傅處理完堆鋼事故,蓋上了防護罩,轉身撤離現場。這時,中年人轉向3號臺,筆直的身體像個軍人,口哨聲從他的嘴里傳出,開始有些粗重。哨音推動著氣流,傳向遠方,遠方是尖利的回音,透過3號臺的玻璃一位女工從椅子上站起,她回了手勢。中年人舉起右手的兩個手指在空中畫著優美的弧線??谏诼曔€在墻的旮旯、機械的縫隙中回蕩,而后傳向頂棚的彩鋼瓦。我呆立著,被這種悠揚的聲音吸引著。機械嗡鳴了,哨音依舊繼續著向更遠方傳遞著。

      此刻,我忘記了自己的使命,走向吹口哨的男人,情不自禁地說:“真美??!跟誰學的?”“小時候跟隨父親山坡上放羊,由于大山里樹多、草高,覓食的羊群被草叢遮擋了,等要回家集合羊群很困難,沒辦法,父親想出了吹口哨來集合羊群。開始口哨吹得不響,羊群也不聽召喚。后來父親吹完口哨就用玉米吸引羊群,久而久之羊形成了條件反射,羊群集合的越來越快,我父親的口哨吹得也越來越響了。直到有一年冬天的一天,天下了大雪,集合羊群時,發現一只羊墜落到陡峭的山崖下,我父親去救羊,腳踩到了活動碎石上,不小心滑下山崖摔斷了腿。我父親再不能放羊了,家里就把羊賣光了,從此我再沒聽到過父親的口哨聲。長大后我來到了這里上班,在枯燥的工作間隙,偶然摸索著吹起口哨,沒想到工友們很喜歡,都來跟著學,學的人多了,會的人自然也多了,某一天有人用到了啟停機上…..”

      他講述的很認真,把我帶入了許多年前。小時候我家遠離大山,未見過放牧人,更未見過吹著哨音集合羊群的美景,但農家建房夯地基的號子卻讓我時常憶起。家住村東,村西有了誰家打夯,聽到了詩韻的夯號總要心潮澎湃,有時撂下飯碗就向外跑。山谷中的口哨聲又會是怎樣的美景呢?此時,在我的眼前浮現了一幅美麗的畫卷,夕陽下一位父親,帶著自己心愛的兒子,在蔥郁的山坡上放著羊。父親的口中發出了哨音,美妙的音符跨過了山谷,穿越了高山,在陡峭的山崖流連回蕩。哨音奔向小溪,流向了遙遠的河道。草叢的葉子飄動了,桃樹的枝杈震顫了,成熟的板栗從枝頭的殼中滑落在草叢里。羊群“嘛嘛”叫著躍出草叢,牛兒仰著頭“悶悶”喊著繞過老栗樹,向著發出召喚的哨音聚集……

      幾天后軋區檢修時,3號臺掛上了“有人檢修,禁止合閘”的警示牌。

      在現代工業與傳統農業的碰撞中,為了我們自身的安全,那游蕩在山谷間的哨音隱遁在了工廠機械的翁鳴里。從此,那尖利,那悠揚,那委婉的創造于田野中的樂章也許永遠銷聲匿跡了,若干天里我在依依不舍中度過。

      上一篇:沒有了!
      上一篇:九江,鋼鐵的頌歌 文/崔建敏
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企業簡介
      榮譽資質
      公司新聞
      行業新聞
      圖片新聞
      經營理念
      企業戰略
      公司視頻
      模范風采
      圖說九江
      九江文苑
      線材產品
      煤化工產品
      其它產品
      員工成長
      人才招聘
      地理位置
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站內搜索
      線材地址: 遷安市木廠口鎮松汀村南 電話 / 傳 真:0315-7056114 大廈地址: 遷安市鋼城東路689號 電話 / 傳真:0315-7957716
      版權屬于 遷安市九江線材有限責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備16013491號-1   技術支持:文豪科技
      亚洲男同帅gay片在线观看
        <track id="p1d8h"></track>
        <table id="p1d8h"></table>

          <pre id="p1d8h"><strong id="p1d8h"><xmp id="p1d8h"></xmp></strong></pre><track id="p1d8h"><strike id="p1d8h"><b id="p1d8h"></b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<track id="p1d8h"></track>